掐住流行音乐的两把刀

点击次数:2344   更新时间2021-10-29     【关闭分    享:

“唱片难卖”已是老生常谈,今年更见大咖前仆后继到对岸坐镇综艺秀,本地新起之秀赖以磨剑的音乐节也没往年活络,台北已是演唱会的一站而非起站,“萧条”是唱片业代表词。

熬到年末,吵了好久的小巨蛋“阿妹条款”与词曲版权费率,又刀光剑影了起来,唱片圈再次感受到这两把刀的威胁。

“阿妹条款”是去年底的事,当时官方已提出63震动分贝的上限,并祭出劝导不听可能断水断电的警告。一年了,歌手们战战兢兢,拿捏场子不high与过high被罚的分际,阿妹是确实拿不到档期了,苏打绿也许是不平则鸣、也许只是爱这首歌,唱了“三天三夜”,外界这才发现,原来一年了,小巨蛋只收罚款,对于震动问题,什么都没有做。

看著阿妹申请不到场地,年初对租金有意见的某个单位下半年完全拿不到档期,业界只敢暗恨在心内,只能恳求官方“改善小巨蛋的结构”。一位拥有票房艺人的经纪人,住在小巨蛋附近,她表示,在捷运开通前,不曾感到震动;业界也有人质疑,同样在地铁附近的香港红磡和高雄巨蛋,为何没有这样的问题,小巨蛋要不要研究一下结构?

这几天,官方或民代陆续抛出“封馆”、“约见”、“事前审查歌单”等想法,也让业界无奈,难道以后演唱会都不能有点歌趴、难道能确认哪些歌会超过63、难道可以在洽谈玛丹娜或天团时要求先过目曲目?业界窒碍难行,场馆却只管收租。有业者无奈:“一年为小巨蛋带来多少营收,难道逼走我们,换养蚊子吗?”

一把刀砍向具小巨蛋票房实力的歌手,第二把刀是外人永远看不清的版权费率。宽宏4年前办的女神卡卡演唱会,还被拿来质疑欠款,实际上,先前各演艺单位就质疑过版权集管团体开的费率,集管团体也不满意智慧财产局的决定,还有创作者觉得这帐怎么都算不清楚,大家都不满意。

但无论如何,这些都会成为演唱会的成本,而成本可能转嫁观众,在到达一个临界点时,顶多大家不玩了。音乐不会死,但市场若被压抑,赢家难道是被乐迷称为“只适合办追思会”的小巨蛋?

(★“udn星级评论”专栏内容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