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相因病闪辞!没了安倍,日本必须面对的三个经济挑战

点击次数:2785   更新时间2021-10-05     【关闭分    享:
日本首相安倍晋三(Abe Shinzo)28日下午召开记者会,宣布因为溃疡性大肠炎复发,为避免对处理国政有所影响,决定辞去首相职务,同时安倍也是目前日本在位时间最长的总理大臣。然而,最新的民调显示,安倍的支持率掉到仅剩34%,创下安倍第二次上台以来最低点。

将于9月满66岁的安倍晋三,曾在2006年出任首相一年后,因溃疡性结肠炎恶化的健康问题宣布退任,近日多次出入医院接受检查,也让外界担忧他的健康状况。

安倍的健康出状况,日本的经济也出了状况。

在今年疫情爆发前,日本就受到中美贸易战影响,经济连带遭受冲击,再加上长期面临低经济成长率、低利率、低薪资成长、低出生率、高失业率,通货紧缩,以及人口老化程度高等诸多经济难题。

而今年初,新冠肺炎(COVID-19)疫情爆发以来,安倍政府慢半拍的“佛系”防疫,直在线升的确诊数,不仅使民众焦虑不安,更质疑政府的危机处理能力。而原先预定在2020年夏季举办的东京奥运延期,更使得日本的经济问题雪上加霜,大举拖慢日本经济成长速度,也使得八年来的安倍经济学(Abenomics)成果,顿时化为乌有。(延伸阅读:)

问题一〉佛系防疫失守,导致疫情持续升温

安倍政府慢半拍的佛系防疫,导致疫情一发不可收十,引发大众的不满与批评。在1月16日神奈川县宣布首例境外移入的确诊病例,日本是继中国与泰国之后,第三个出现新冠肺炎病患的国家,却直到三个月后(4月16日)才宣布全国进入“紧急事态”,期间确诊数也突破万例。

3月24日宣布东奥延期后,东京的确诊病例,开始迅速攀升,向来主张“状况还不严重”的安倍,也承认可能会有“爆发性感染”的风险,要求民众平日在家上班,周末不要外出。

同时,在4月中旬“紧急事态”宣布后,再次呼吁民众“为了防止疫情进一步扩大,务必实现削减至少七成、尽可能达到八成的人员接触,虽然造成全体国民增添不便,请务必继续配合”。即使安倍政府亡羊补牢,仍无法阻挡第二波疫情来袭。

问题二〉奥运延期,冲击国内经济 

原先将2020年东京奥运,视作任内重大功绩的安倍晋三,却未料新冠疫情的影响下,最终国际奥委会(IOC)与日本政府不得不做出艰难的决定──延期举办奥运。

然而,延期奥运的决定,无疑对日本国内经济有著严峻的冲击,日本关西大学名誉教授宫本胜浩试算,东奥延期可能带来6408亿日圆经济损失,若取消的话,更将造成约4兆5151亿日圆损失,再加上,目前日本政府为了筹办东奥,已经花费至少约1兆2532亿日圆,可说是损失惨重。

图/达志影像

延期的决定更影响日本国内各个产业,包含原先市场预估会有200万游客,刺激消费的旅游业;以及,协助完成奥运场馆和基础设施的建筑和房地产业,也连带受到影响,不仅打乱原先交屋等相关计划,甚至届时某些场馆不一定可以使用。

更直接受到影响的,莫过于本届奥运的赞助商们,其中大部分的赞助商,来自日本本国企业,赞助总值达到31亿美元,原本期待奥运的高收视率可为企业品牌带来全世界的曝光、营造品牌正面形象,却因延期而无法兑现。

问题三〉日本第二季GDP衰退27.8%,史上最惨

年初奥运宣布延期之后,日经就指出今年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将大幅下滑,从最新公布的第二季(4~6月)国内生产总值(GDP)数字,更印证此预测。

扣除物价变动的影响,经季节调整的季增年率(SAAR),大幅衰退27.8%,相比2009年第一季金融风暴时,衰退17.8%还严重得多,这是日本经济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收缩。

▼ 日本今年第二季度的季增年率(SAAR),明显大幅衰退27.8%


source:


日本今年第二季GDP坠崖式下滑,严重的经济萎缩,主因为“个人消费”“对外出口”的锐减。

全国进入紧急事态,居家禁令的限制下,民众不敢消费与旅游,使得消费市场及观光旅游产业都受到严重的打击,也使原先占日本GDP过半的个人消费支出,今年第二季GDP衰减8.2%,衰退幅度更是有记录以来最为严重。

截至8月初的资料统计,日本已经有406间企业倒闭,以餐厅为最大宗,其次是饭店与旅馆,再来是食品相关企业,大型百货公司今年7月的营业额,相较去年同期衰退15~25%,消费惨况可见一斑。

在内需重创的情况下,以美中等国为主的海外市场经济放缓,更冲击出口,导致工业生产大幅减少,其中因全球汽车销售下滑,拖累马自达(Mazda)及日产汽车(Nissan)等制造商及其零组件供应商,而这些业者是贡献日本经济最大来源之一。

极力挽救,被重挫的安倍经济学

日本自去年10月以来,已经连续第三个季度出现GDP负成长,而安倍政府为了缓解疫情的冲击,推动了一系列金额庞大的财政纾困计划,包含日本内阁会议于4月7日通过规模高达108兆2000亿日圆的紧急经济对策(金额相当于日本国内GDP的两成),后来在第二次追加预算中,又将企业纾困金额调高至110兆日圆。

日本央行也采取与美国联准会(Fed)相同的无限QE(量化宽松)政策,主要扩大货币刺激计划,包括取消国债购买上限、提高公司债与商业票据的年度购买规模等。接著,后续召开金融政策决策会议,决定维持大规模金融宽松政策。

虽然安倍政府的紧急经济对策,稍为缓和眼前的疫情困境,但从长远面来看,仍未见太大起色。

根据路透社报导,日本经济财政政策特命担当大臣西村康稔(Yasutoshi Nishimura)表示,GDP数据“非常严峻”,但他也提到,近期消费有回温的现象,期望尽最大努力推动日本经济,景气可能已经在4月及5月触底,在内需带动下步入复苏。

不过,专家示警,如果疫情卷土重来、全球疲软的需求,将会让日本企业“守不住底线”,导致进一步裁员跟削减资本支出,日本经济恐再受打击。

图/日本经济财政政策特命担当大臣西村康稔。西村やすとし 新たな日常 NISHIMURA Yasutoshi twitter